牛熊的轮回,其实就是民间坐庄与正规军的坐庄轮回。俗话说得好,不把坏分子清理出厂,正规军如何发光发热?以史为鉴,能知兴替;以人为鉴,可明得失。寻底之路第四期将为大家讲述这段日子。

 

 

 

忠孝礼义儒释道,中国人价值观的内涵无不包含其中——唯独在炒股这件事上,中国人没啥基本价值观,即便知道庄家粉饰太平,仍然愿意为之跟风追涨。

 

2001到2005年期间,中国股市经历了自其成立以来最长的熊市。这段时间,是民间庄家集中落难的时期,也是正规军开始逐渐掌握大局的时代。

 

而在此期间,两个风云人物占据了绝大多数的财经版头条,一个是“魔龙”德隆系的唐万新,一个是“屠龙勇士”,“郎监管”郎咸平。

 

 

庄股时代

 

 

从1994年起界龙实业成为中国第一庄股后,庄家与散户之间的博弈就一直风起云涌,兴盛不衰。前有德隆系以产业为名,金融为实坐庄;后有花荣等民间股神写博客详述跟庄秘诀,直至所有老股民都耳熟能详的一些著名的“吸、拉、派、落”跟庄理论,成为人们在庄股时代获利的“葵花宝典”。

 

在1998年受到金融危机冲击后,1999年的A股回到了合理区间,并因此迎来了史上著名的“519”行情。从5月19日至6月30日,A股在31个交易日大涨66%,两年时间内,上证指数从1047点涨至2245点,涨幅超过了一倍。

 

多数人回忆起519行情时,都提到了“庄家”这个词,这其中的代表便是亿安科技,这是整个1999年最牛的股票。

 

在1999年5月19日,《上海证券报》刊登了一篇名为《网络股能否成为领头羊—关于中国上市公司进军网络产业的思考》的文章。文章认为:“未来网络的前景无比广阔”。而同时在政策的指向下,网络科技股的带领下,中国股市突然出现了凶猛的上涨行情。

 

尤其是亿安科技,当年涨幅超过400%。而这只股票,是庄股时代的最鲜明的一笔。

 

1997年,亿安以300万元的价格控股花地明珠大酒店。广州警方“严打扫黄”,酒店业务一片萧条,黄金项目转眼成为垃圾项目无法出手,对经营一无所长的亿安只好放任其长期亏损。而被视为亿安收购经典的亿安广场,实际上也只是徒具光鲜外表。

 

亿安内部曾有人爆出,当时由于亿安科技的业绩水平和产业状况实在太过平庸,每股只有一元的收益,所以这让坐庄的罗成难以拿回当初的投入并抽身,所以一套完整、有预谋的操众计划就被制定出来。

 

“释放利好,对倒推高股价”,坐庄亿安科技的资本炒家们的手法堪称中国股市庄股投机的登峰造极之作。

在坐庄操纵下,亿安科技的股价,从1999年10月25日到2000年2月17日,在短短的70个交易日中,其股价由26元左右突破百元大关,成为当时A股第一只百元股,市场影响非同小可。

 

而这也引起了股市的坐庄之风,那时候,谁要跟庄家的关系铁,就立马鸡犬升天,而这场自导自演的虚假繁荣中,泡沫很快破灭。2001年,亿安科技被证监会处罚,第一只百元股神话破灭,中小投资者损失惨重,届时拉开了A股长达4年熊市的帷幕。

 

亿安科技的崩盘,大在庄股时代,不过是冰山一角。从1997年庄股活跃期到2005年庄股问题基本被清理完成,A股在“去庄化”的过程中整整走了7年时间。

 

 

猛庄德隆与“郎监管”

 

 

2004年2月25日,北京,德隆董事局处处渗透着中国式豪华的办公室中,德隆董事局主席唐万里正在接受《哈佛商业评论》的专访。而这次采访,距离德隆系整体崩盘,仅仅是1个月之前。在很多人开来,这次公关事件,事实上是德隆系唐万新向天下昭告“顶不住”了的开始。

 

而彼时距离德隆系正式启动操盘,已经整整过去7年时间。

 

1997年德隆控股金新信托。在德隆董事局主席唐万新、金新信托原董事长何贵品和王宏的决策下,金新信托采取承诺固定收益率、低本付息的方式与不特定客户签订委托购买国债、资产管理等形式的合同、协议及补充协议,吸收公众存款,并在此后被广泛运用于维持德隆系公司股价。

 

也是1997年,德隆系以一个不知名民企的身份,进入了沈阳合金的股东名单,标志着德隆系操盘正式拉开帷幕。

 

1997年年底,德隆系又旋风般地控股了湘火炬,加上早年于新疆老家参股的屯河水泥,德隆系在湖南、新疆、辽宁撒下了种子,在中华大陆形成犄角。

 

2001年之后,亿安科技的崩盘,大盘顺势回落进入熊市。而德隆系却不如普通庄家一样赚一票就走,而是以令人咋舌的资金,将上述被后人称为是“德隆系三驾马车”的三只股票推上了十倍之路,并几乎将所有流通盘锁定,“用绳子系住了自己的脖子”。

 

当时有一个人因为德隆系火了——他叫做郎咸平。

 

在一份财经杂志的署名文章中,郎咸平认为,德隆系的股票在两年大熊市中“该跌不跌”,并引用“东南亚家族敛财模式”提出德隆系坐庄的事实。而且根据他的计算,德隆在合金投资上获利19亿元、在湘火炬获利19亿元、在新疆屯河上获利14亿元,合计获利52亿。

 

在此之前,郎咸平是个圈外名不见经传的学者,发过基本畅销书,做过许多著名大学的客座教授。在中国股民人群中除名之前,郎咸平的最后一个职位是世界银行公司治理顾问与香港中文大学客座教授。

 

此后,一些“有识之士”频繁出现,指郎咸平无中生有,计算错误。但那些提法完全不得民心。

 

因为当时股民间流传最广的一句话叫做:““德隆不倒,跌势不止”。

 

郎咸平是第一个敢于在公开媒体讲出“不涨反跌,违反常理”这一大实话的。而大实话就是所有人都知道,但没有人敢说的事实。此后由于依靠一己之力绊倒了德隆系,郎咸平被送外号“郎监管”,当时财经门户的调查,郎咸平的网民支持率是90%。

 

 

 

庄股暴雷接力

 

 

德隆系是庄股时代最浓墨重彩的一笔,但庄家远非德隆系。而在德隆系遭遇频繁质疑的同事,雷声率先在别的地方想起来了。

 

2003年4月,庄股世纪中天爆仓,主力资金链断裂、心理防线崩溃,随后更是义无返顾地连续跳水共达12个跌停板,让市场震惊。而事发原因,源于中纪委一份下发到贵州省局级机关文件,其揭露了原贵州省委书记刘方仁收受巨额贿赂及财物等严重问题,文件中提及了该案的另一核心人物刘志远——刘方仁案的主要行贿人、世纪中天第一大股东世纪兴业的实际控制人。

 

2003年5月,庄股正虹科技连续跳水,9个跌停板后方才止跌。彼时谣传其与公司遭到证监会稽查有关。1个月后,正虹科技股东大会在公司大本营召开,专程从浙江赶来的巩建荣发现记者人数比股东还多。当时有业内人士透露,操纵兰陵陈香的庄家资金链断了,引起正虹科技股价雪崩。也有人提示,庄家资金来自于正虹科技委托长城信托代理的理财计划,这些资金最后流到了炒作正虹科技的主要营业部银河证券。

 

2003年6月,徐工科技开始跌停,农凯系事件爆发。农凯集团在上海、香港等地上市的多家上市公司连续跳水,相关负责人遭拘留。9月26日,农凯集团控股的富友被证监会撤消经营业务资格。同月,百科药业、凯诺科技开始跌停。百科系操纵案爆发,多只涉及股票连续跌停。百科药业、凯诺科技等股票跌至4元左右。12月5日,涉及最深的新华证券被清算。

 

2003年9月,昌九生化开始破位下跌,连续7天跌停,由16元一线跌至6元上下,公司负责人“人间蒸发。过去三年时间里,湖北中融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葛建飞从3家银行骗款3.1亿元,用于操纵股市和归还债务。

 

2003年11月,啤酒花开始连续跌停。11月4日,公司公布“与公司董事长失去联系”。其后披露的事实更为令人震惊,啤酒花对外未披露担保达18亿元,公司董事长艾克拉木·艾沙由夫正是操纵啤酒花股票的庄家,其因某高层被双规而潜逃,致使股票崩盘。13个跌停板之后,啤酒花由16元空降至4元。

 

同月,桂林旅游开始出现连续跳水。操作桂林旅游的二级市场庄家,青海一家信托公司爆出资金链问题,相关融资链条受到震荡。

 

2004年4月13日,德隆系“三驾马车”(合金投资、湘火炬、新疆屯河)与“五朵金花”(深发展、中青旅、 ST中燕、天山股份航天机电)全线崩盘。6月,德隆系唐万新等人被捕。

 

而根据当时的测算,德隆系依托国债购买从金新信托调取的资金,达到了57亿。

 

在庄股时代结束之后,郎咸平的成名之路才刚刚开始。

 

2004年8月9日郎咸平在上海复旦大学发表题为《格林柯尔:在‘国退民进’的盛宴中狂欢》的演讲,以格林柯尔为案例讲述大型国有企业如何在产权改革过程中资产被私人所侵吞,致使股市中小股民利益受损等问题,并倡导立即停止目前的产权改革,而应建立一套国有企业职业经理人制度。

 

此后,郎咸平又揭露了青岛海尔等知名国企内部转移企业利益的情况。

 

郎教授是庄股时代最浓墨重彩的一个英雄。鲜花和掌声为他带来了名誉和财富。郎咸平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从2003年底2004年开始,社会、舆论对我的期许非常高,对我个人品格的要求很高:你必须完全独立,不然怎么替中小股民说话。如果我来负责国企的话,必须以全民利益为中心进行改革,建立一个职业经理人制度,政府强力监管、信托责任和激励三者并行。”

 

接受《南方人物周刊》记者任田采访时,郎咸平还说了这样一句话:“我的所学所思所想都是为了完成一个伟大的革命,我义无反顾地冲击,永不言败,没有任何妥协,其实失败的概率是很大的。目的就是想引起政府的震动,通过一场不流血的战争,将一切还之于老百姓。”

 

 

正规军集结

 

 

庄股摧残之下,券业万物凋零。因股市暴跌,当时整个券商行业几乎资不抵债,濒临破产。

 

但是,在庄股出清的同时,正规军业开始在逐渐入场,占据庄家们曾经占领的高地。

 

2004年,“国九条”横空出世,并对全流通进程提出一个全新的称呼——股权分置改革。

 

2005年,中国保监会联合中国银监会下发《保险公司股票资产托管指引(试行)》和《关于保险资金股票投资有关问题的通知》,明确了保险资金直接投资股市涉及的资产托管、投资比例、风险监控等问题。

 

同年,股权分置改革试点正式启动。首批试点公司包括清华同方、金牛能源、紫江企业三一重工。股权分置改革一度遇到种种反对。

 

这时候,郎教授又跳了出来,说彼时的股权分置改革“食洋不化”,认为国企投放大量不良资产于市场,本身将会股民造成伤害。

 

不过,这一次郎教授并没有成功。

 

在这些“勤王部队”夹击之下,一个更有意思的现象出现了。

 

在价值投资理念的引导下,机构资金扎堆成风,贵州茅台中金黄金云南白药南宁糖业扶摇直上。而所有的机构看法开始趋同,2006年开始,有色金属的连续无量涨停,五粮液认购权证快速实现十倍翻番,的规模日渐庞大并且走势之疯狂较老庄股有过之而无不及。

 

如今来看,A股的牛熊轮回,便如同“正规军”与不法庄家占据股市话语权的轮回。而从熊市到牛市的过程,往往是庄家资金链逐步断裂,正规军释放利好,并逐步掌握股市话语权与散户民心的过程。

 

而经历了2007年的大牛市后,郎教授从揭露公司治理乱象,到到处走穴为快鹿等公司站台,屠龙勇士也变成了魔龙。

 

时间回到2019年,现金险资入市加快,新时代的PPT庄家被就地正法,我们仿佛又回到了200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