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的春运,再也没有拥挤的火车站,换而之的是拥挤的高铁站和飞机场。可以说,中国铁路事业和民航事业见证中国这十年的飞速发展。同时我们也看到,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便捷了人们的沟通交流方式,但似乎也拉远了人们的(心理)距离。城镇化的发展让相当大的一部分人开始往城市聚集,于是春节的“年”味也是越来越淡。

这些都是我们可以切身感受到的变化。

 

时间回拨到2009年。亚洲正在经历着金融风暴,经济发展面临着全所未有的挑战,国内GDP延续了2008年走弱态势,增长率创了2003年以来的新低,也是继2008年后的再次破“10”;上证指数经历2007年的疯狂后,在2008年10月27日跌到阶段性低位1664.93点(上证指数在2006年-2008年走完了完整的一个山峰,一般来说,山底是机会大于风险,山峰是风险大于机会)。同时,市场情绪也是一片哀嚎,人人自危。

2003-2018年国内GDP增长率

2006-2010年上证指数走势图

 

然而,机会往往就是从危机中诞生的。

在上证指数出现1664低位的不久后,中国出台了“四万亿“刺激计划,虽然四万亿的刺激计划至今在学界对此都是争论不休,但是在当时的经济环境下,出台四万亿是利大于弊。如果在需要刺激的时候不刺激,经济一旦陷入大萧条,后果将不堪设想。

 

四万亿直接带动的是中国房地产的十年大牛市。我们发现,央行发出这么多钱,CPI也没有出现大幅上涨,通胀也没出现,这个要归功于房地产市场这个大的资金蓄水池。虽然有人说四万亿大多都进了房地产市场,直接流到其他领域的资金量很小,但是我们也要看到,房地产是产业链很长的产业,带动上下游相关产业的发展对中国经济的迅速恢复也是功不可没。这其实也是中国经济能迅速从经济危机走出来的重要的原因。

回到股市投资,在2008年创新低之后,上证实际上是经历了两波牛市:一波是到2009年底达到的3478点,另一波就是2015年的5178点。在这长达十年的时间里,真正能够赚到钱的时候也只是这两波行情,所以说真正的投资就是需要踏准历史大周期。

 

我们再将时间拨回到2019年。我们总能惊奇发现,诸多的相似之处:GDP增长开始出现乏力,股市经历大牛市后跌跌不休,甚至连要“拉动内需促进经济增长”的口号都没变。更相似的是,由于经济存在较大增长下滑的风险,央行又在启动新的一轮“放水”措施,虽然提法与以往有所差别,但是结果都是要向市场投放基础货币(基础货币具有乘数效应,实际在市场流通的货币约为基础货币的5倍)。

 

新的一轮宽松刺激又来了,一切又好像要回到从前。

 

不同的是,在10年前,中国还有房地产这个未被开发的大资金蓄水池,进而叠加婴儿潮的人口红利和中国城镇化的进程,中国的房价出现一波又一波的上涨,以致于现在大家都不相信房价会出现下跌。这显然不是一个正常的现象,这个世界上不会有只涨不跌的商品,更没有这样的金融产品。同时高房价导致各种问题凸显——城市居住成本上升导致人才出现外流迹象、租金成本增加导致实体凋零等等。高房价的副作用越来越显现,那么这次中国还会以房地产作为资金的蓄水池吗?

2000-2018年深圳新房价格

(深圳是中国城市化、人口流入、房地产发展最典型的城市,住宅价格基本上是呈现一路上扬的态势)

如果不是房地产市场,中国会以什么市场作为资金蓄水池? 除了房地产,也只有股市了。

 

虽然作为价值投资者,不应在这样逻辑不完整情况下得出结论,但有时候结果就是这样呼之欲出,无须以严密的逻辑来推导。对于价值投资者来说,来判断股市(或是标的)是否值得投资的主要依据是估值。但同时我们也要认识到,外部宏观经济环境是修复估值的重要因素,经济增长下,企业能够获取更好的利润,同样的股价下PE会更低(反之,如果保持相同PE水平,盈利增长会带来股价的上涨)。经济状况不好的情况下,企业利润会下滑,如果股价下降的速度低于利润下滑的速度,PE会提升。当然,很多时候是股价会快速于利润的下滑速度,因为这里面还有一个预期的问题。这个下跌的过程中会在什么时候停止,一般来说,会在估值已经匹配当前的利润水平,甚至估值下杀的更厉害的时候(考虑到非理性的因素)。

既然这样,那我们看看目前A股的整体估值水平如何?

从数据来看,目前A股的整体估值水平处于历史低位水平,如果经济继续保持增长,未来随着企业的利润的增长,将会迎来戴维斯双击的投资机会,即既可以收获EPS和PE同时增长的倍乘效益。回归本质,真正的戴维斯双击机会,也只会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产生。

这就是十年一轮回的历史大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