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编辑:号外财经 来源: 号外财经网

国内公司境外上市被机构恶意“做空”例子已经枚不胜举。阿里巴巴、360、分众传媒、恒大等这些国内知名企业都曾被做空机构恶意做空,他们深受其害。

不堪其扰的360、分众传媒最后选择回到对公司更为了解的国内资本市场。不过,这些国际做空机构并没有停止做空中概股,集体做空中概股的消息不时见诸媒体。最新的“倒霉蛋”是港交所上市的佳源国际。

这次做空最为诡异之处在于:一是没有任何做空机构站出来,声称是自己干的;二是,事前没有任何征兆,佳源国际股价大跌,最后实控人来不及补仓导致质押的9000多万股被强平,损失相当严重;三是,事后所有的公开质疑,都经不起推敲。

谁“做空”佳源国际?

到底是谁做空佳源国际?面对媒体询问,佳源国际称,我们也很想知道。确实如此,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机构或者个人站出来说,是我干的。

虽然找不到做空的人。分析这次事件发展经过,还是可以看出这次做空的一些脉络,应该不是一次无意做空。

1月2日,乐居财经发布的《2018中国百强房企销售增幅排行榜》中,佳源集团销售增幅高达1005%,高居榜首。销售收入从2017年的79.2亿元,攀升到2018年的875.5亿元。

榜单一出,引发市场强烈质疑,称佳源国际数据造假。最后经过核实,属于“误伤”。1月14日,乐居发布声明称,佳源集团与佳源国际主体不一致,佳源集团2017年销售额为508.25亿,2018年销售额为875.5亿元,实际增幅72.2%。榜单中2017年的销售额“79.2亿元”,只是佳源集团关联公司、香港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的“佳源国际”。

此次事件,虽然没有对佳源国际的公司运行、业务开展造成实质性影响,不过,佳源国际已经成为关注焦点。

仅3天后,对佳源国际的“打击”才真正开始。

1月17日,佳源国际股价上午表现还属于正常,以高于上一个交易日0.26港元/股开盘,直到上午11:00时,股价总体平稳,成交量也没有异常之处。到了下午,股价开始被打压,特别是14:00之后,股价走低,成交量暴增。

对于暴跌,有市场传闻,是因佳源国际一笔1月17日到期的3.5亿元美元债到期违约所致。佳源国际公告作出澄清:有关集团分别于2018年1月19日及4月26日发行,共值3.5亿美元票息8.125厘的优先票据,集团确认已于票据到期时支付所有未付的本金及利息,集团业务营运及财务状况一切如常,并未获悉任何事宜可能对集团财务状况等构成不利影响。董事会并没有知悉导致该等价格及成交量变动的任何具体原因。

这就是典型的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实控人质押的9362万股被低价平仓

股价下跌,佳源国际“受伤”最重,总市值下降。另外,公司实控人沈天晴受到的损失也很大,被质押的近亿股股票因为来不及补充被低价强行平仓。

1月21日,佳源国际发布公告称,佳源国际大股东沈天晴及其妻子王新妹以平均每股2.7611港元的价格出售了9362万股公司股票,减持总值2.58亿港元。减持原因是沈天晴有部分股票做了抵押融资,当天股价大跌未能及时补仓而被强制平仓。佳源国际强调经过此次事件后,沈天晴目前持有的佳源国际股票没有再被强制平仓的风险。

要知道,股价没有出现异动之前,佳源国际股价已经在13港元/股左右运行超过7个月,以2.7611港元平仓,谁买到这些股票,谁就捡到便宜,可以说一目了然。

1月17日,佳源国际成交量达到空前的11亿港元,如果没有做提前资金准备,佳源国际平时成交量在4000万港元左右,谁临时找这么多钱去接盘呢?

经不过起推敲的质疑

从时间发生前后看,市场对佳源国际质疑集中在:排名数据造假、大股东公司控制权危机、短期债务危机和质押危机。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这些质疑都经不起推敲。

质疑最多的数据造假:乐居方面已经发布声明,是他们将佳源国际和佳源集团两个主体混淆才导致数据的错误。

控制权方面:佳源国际1月21日发行2%的股份给明源集团,大股东持股比例超过52%。专业人士称,此举保持其大股东50%的控制权,这对于保持在公司的管理和控制意义重大。况且大股东保持控股的决心很大,明源集团获得2%股权的价格为13.73港元,比市价4.4港元溢价212%。

大股东股权质押危机方面:2017年2月,沈天晴质押佳源创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98%的股权,用于子公司浙江佳源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的融资。这笔质押已经于2018年12月29日全部办理了股权出质注销登记手续。

对于债务危机更经不起推敲。市场传闻,佳源国际两笔合计3.5亿美元的优先票据未能在到期日偿还。佳源国际通过公告澄清,已全数偿还。

佳源国际不是第一个被做空的,恒大2012年在港交所就被做空机构香橼做空,导致恒大市值一夕之间蒸发将近80亿港元,股价一度大跌30%。

佳源国际不会是最后一个被做空的。利用境外投资者对中国企业的不熟悉,做空中国赴境外上市的企业,成为很多做空机构的重要牟利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