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余额宝”等宝宝类产品的快速发展,货币基金已经成为居民管理闲散资金的首选工具。然而,随着基金流动性新规的推出,货币基金投资范围受限,叠加货币政策边际上有所宽松,货币基金收益率明显下行,“余额宝”七日年化收益率回落至2.5%左右,对投资者的吸引力有所下降。

是否有基金产品可以1)保持较高的流动性;2)预期收益相对较高,为投资者管理闲散资金,提供货币基金之外的选择,成为市场关注的热点。近一段时间以来,短债基金规模迅速扩大,一定程度上满足了居民现金管理的需求。那么,短债基金与货币基金有何不同,各自又有何优缺点呢?

估值方法不同

短债基金和货币基金均主要投资于期限较短的短期融资券、中期票据、短期债券等固定收益类资产,但短债基金和货币基金对资产的估值方法有较大的不同。目前,绝大多数货币基金使用摊余成本法估值。所谓摊余成本法,简单来说就是将债券的利息收入“分摊”至每一天。

举个不太精确的例子,假设富富钱包(000638.OF)在12月20日以100元的价格平价买入票面利率为3.65%、剩余期限为1年的XX债券。富国富钱包持有XX债券满1年,将得到3.65元的利息,分摊至每天为0.01元。那么,按照摊余成本法,12月21日、12月22日、12月23日XX债券,在富国富钱包里的估值就为100.01元、100.02元、100.03元,此后以此类推。

与货币基金不同,短债基金主要采用市值法估值。假设即将发行的富国短债在12月 20日同样以100元的价格平价买入XX债券。富国短债持有XX债券满1年,也将得到3.65元的利息。但按照市值法估值,12月21日、12月22日、12月23日XX债券,在富国短债里的估值应该按照市场上的交易价格估值。

货币基金按摊余成本法估值,每天都会获得不同债券“分摊”的利息。因此,大多数情况下,货币基金的净值不会出现回撤,其投资感受非常好。而短债基金按市值法估值,即便投资的资产与货币基金完全一致,但由于债券的市场价格不断波动,短期内还是有可能出现小幅的回撤,投资感受可能稍差。

投资限制不同

如前所述,货币基金采用摊余成本法,能给客户营造较好的投资感受,但使用摊余成本法估值存在一定的风险。举例来说,如果12月22日有客户要进行大额赎回,为了保证大额赎回的顺利,富国富钱包可能要把XX债券在市场卖出。按照摊余成本法,XX债券估值为100.02元,如果市场价格为99.9元,则会出现0.03元的亏损。

2016年年底,在央行“锁短放长”的操作下,市场资金面骤然趋紧,货币基金面临集中的赎回压力。在此过程中,部分货币基金的投资管理出现了困难,债券市场也由于短期抛压大幅下跌,反过来又加大了摊余成本法估值与市场价格之间的偏差,形成了一定的负反馈。

为了防范大额赎回等事件对资本市场的冲击,2017年9月证监会发布了《公开募集开放式证券投资基金流动性风险管理规定》(以下简称流动性新规),并对货币基金流动性风险管理做了专门的规定,对货币基金投资标的的剩余期限与信用评级作了限制。

与货币基金相比,短债基金使用市值法估值,流动性新规对其投资标的的限制相对较少。也正因为如此,相对于货币基金,短债基金投资的债券收益率可能会相对较高,其收益预期也就相对较高。

关键在性价比

如前所述,货币基金胜在(多数情况下)没有回撤,短债基金胜在(多数情况下)收益预期相对较高。为了使短债基金有更强的吸引力,短债基金需要想办法提升收益或者尽量做好回撤控制。

从投资收益来看,富国基金债券投资取得了很好的成绩。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2005年以来富国基金债券投资的平均收益率为10.54%,远高于全市场债基6.94%的平均收益。过去的14个完整年度中,除2011年外富国基金债券投资均取得正收益,且有11个年度跑赢全市场。(2018年数据截至12月12日)

从回撤控制来看,由于短债基金主要投资短剩余期限的固定收益类资产,故市场波动对债券的净值影响相对较小,回撤控制主要在防止组合“踩雷”。近年来,富国基金组建了专门的信用评级团队,开发了内部信用评级模型,叠加严格的风险控制体系,能较为有效的防范信用风险。事实上,富国基金拥有十分良好的风控记录。

因此,即将发行的富国短债,有望在严格控制回撤的同时,增厚组

合的投资收益,或能成为投资者现金管理的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