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泥行业,最明显的一个特点便是过去多年严重的产能过剩。

这种情况导致企业、工人、政府全输,没有一个赢家。

企业赚不了钱,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工人收入低,政府也收不上来税,有时还要大量财政补贴。

既然大家都不赚钱,那又何苦来哉?硬撑着多难受?

那就必须做出改变。

众所周知,近几年新增熟料产能已经大幅减少,但前些年,尤其是金融危机后的几年,新增的产能太大,单单存量就已经很大,纯粹靠市场竞争出清产能,几年过去了,已经被证明不可行。

于是政府便有了如下应对措施。

一,环保

由于水泥厂大多是小水泥厂,买不起价格昂贵的环保设备,这就使得众多小水泥厂不得不因为环保问题而被迫关停。

二,供给侧改革

三,限产停产

三管齐下,针对的全是关键点,产能。导致的效果便是限产限量。

因此可以说,最近几年不论是水泥价格的上涨还是水泥企业业绩的上涨,其根本原因就是限产限量导致的供需失衡所致。

于是,就有了水泥价格不断上涨的局面出现。从16年初后,水泥价格指数开始了明显上涨,而且幅度颇大。

下面便分析水泥行业内的几家上市公司。

冀东水泥

一,历史财务数据

下图,是冀东水泥11年到17年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

之所以选择09年,是因为08年金融危机时,我国出台的4万亿,绝大部分流向了基建,对水泥的需求猛增。

在那之后的几年,水泥业绩爆发。

从中可以看出,冀东水泥的业绩曾经有过好年景,11年就有过15.3亿的净利润。

这说明,冀东水泥的业绩有再次爆发的基础。

而冀东水泥股价之所以一直在底部徘徊,是因为这几年净利润并没有像华新水泥万年青上峰水泥塔牌集团那样,有个不错的净利润,如下图。

但冀东水泥未来业绩大幅改善的可能性很大。

这点区别于福建水泥

下图,是福建水泥09年到17年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

如上图所示,福建水泥即使在上轮水泥行业景气高峰,净利润最高也只到过11年的1.25亿。营业收入和17年相比,同样徘徊在18亿多一点。

以上,是从历史财务数据得出来的结论。

而公司17年年报表示,冀东水泥的产能位列国内水泥制造企业第三名。

而营业收入,在这些水泥上市公司中同样排名第三位,和前两名的海螺水泥和华新水泥相比,市值也太小了些。

市值小是因为净利润差导致的,如上文所说。

但这也同样说明,其未来提高的空间很大。

而17年全国水泥行业净利润877亿,无论是销售收入还是产能都排名第三的冀东水泥所占的利润比例,也太可怜了。

而目前水泥行业又处于集中度提升的阶段,冀东又和金隅水泥业务合并,潜力巨大。

由以上历史财务数据、产能、营业收入、在全行业中所占利润的比例,水泥行业目前所处的阶段五点共同表明,冀东水泥的弹性很大,一旦业绩反转,其受益将是最大的。

可是说来说去,这只是说明一个可能性,冀东水泥能真正实现吗?下面继续分析。

二,利好

未来冀东水泥总共有三个大的利好:和金隅股份旗下的水泥业务整合,雄安基建的释放,大气污染治理政策导致其他水泥企业的停产。

1,和金隅股份旗下水泥业务的整合

不论是产能利用率还是熟料水泥产能比,京津冀区域水泥市场均远不及全国平均水平。供需严重失衡、行业集中度低。(来自冀东水泥18年1月11日公告:出资组建合资公司重大资产重组暨关联交易预案)

作为京津冀区域两家最大的水泥企业,冀东水泥和金隅股份便开始了合作。

两家公司的关系前几年便有了,早在16年,冀东水泥便由金隅股份控股,控股股东由唐山国资委改成了北京国资委,希望强强联合,提升行业集中度。

金隅控股冀东后,是有希望整合华北地区水泥业务的。

但结果我们现在也看到了,在之后的16年和17年,并无多少起色。

原因主要便是直接的同业竞争,特别是在京津冀区域,两家公司的业务重合度较高。(来自冀东水泥18年1月11日公告:出资组建合资公司重大资产重组暨关联交易预案)

于是当时间来到18年时,两家企业再次重组,这次是冀东水泥拿出全部20余家企业,与金隅股份下属10家水泥企业,成立新的合资公司。

交易的目的:(1)、突出冀东水泥主业,解决冀东水泥与间接控股股东之间的同业竞争问题

本次交易完成后,公司水泥业务规模将显著扩大,主营业务及核心竞争优势 进一步突出,并将有效解决与金隅集团的同业竞争问题。

(2)、发挥冀东水泥与标的资产之间的协同效应

公司将通过本次交易获得优质的水泥行业资产。公司将在扩大企业生产规模的基础上,通过生产要素互补将最大限度地发挥规模效应和协同效应,实现对京津冀地区水泥产业的整合,进而优化资源配置、降低单位成本、提高资产的运营效率、提高规模经济效应,促进经营水平和盈利质量的整体提升。

(4)、淘汰落后产能,实现企业转型升级

在京津冀一体化发展被明确为国家战略以及中央积极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大背景下,本次重组将进一步推动京津冀区域内水泥企业的兼并重组,化解过剩产能、优化京津冀产业结构和布局,稳定区域水泥供给,改善区域市场。

(以上三点来自冀东水泥18年1月11日公告:出资组建合资公司重大资产重组暨关联交易预案)

在7月26日,新的合资公司成立,并完成工商变更登记,控制方冀东水泥将在3季度合并报表。

而且在未来的3年内,金隅股份承诺将剩余的14家水泥公司,以合理方式注入冀东水泥或合资公司。

重组后的合资公司,熟料产能和水泥产能分别达到1.17 亿吨、1.7 亿吨,占据整个京津冀地区60%。

不过,冀东水泥虽然经过了重组,但在合资公司中的权益占比只有52%,新的合资公司虽然由母公司冀东水泥合并报表,但期末计算利润的时候,只有其中的52%归属冀东水泥。

因此这次重组,对冀东水泥的业绩影响并不明显,两家成立合资公司,更多的是为了解决同业竞争问题,使冀东和金隅两家的水泥业务能协调。

这次重组,两家公司谁也没有占便宜,谁也没有吃亏。只是一起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在经营上加强协同,尤其是在水泥价格和产量上,比16年的金隅单纯控股冀东更紧密些。

    并不是把金隅水泥业务装进了冀东水泥。

总之,成立新的合资公司,目前只能看到对冀东水泥业务上的积极影响,比如和金隅水泥整合后,达成价格联盟,提高毛利率。但对冀东水泥业绩短期的增厚,却并没有多少。

以后计算冀东水泥业绩的时候,仍然可以按照原先冀东水泥的产能来计算,这是一个方法。

当然,也可以看公司公布的合并报表,合资公司净利润的52%便是归属于冀东水泥的了。

即使冀东只占其中52%的股份,但总体算下来,冀东还是从中收益不小。

2,雄安基建的释放

雄安新区的建设就不多说了,无论是整合前的冀东水泥,还是整合后的冀东水泥,作为北方最大的水泥生产企业,京津冀的业务占大头,北京国资委控股,未来肯定是最受益的。

三,利空

1,水泥企业只靠目前的单纯限产是不行的,必须痛下决心去产能。

与发达国家或地区相比,我国人均累计消费量已接近其人均水泥消费量达到峰值时的累计消费。

错峰生产和行业自律是现阶段去产量平衡市场需求和稳定市场价格、保证经济效益的良策,但是无论是自律还是错峰都要有一定的产能利用率的基础才能产生效应,产能利用率低于60%尤其低于50%之后,自律与错峰生产等办法已无法起到扭亏和盈利的效应。必须将去产量转向去产能。(中国建材联合会会长乔龙德在黑龙江的讲话)

因此要想成为类似公用事业类的现金奶牛,水泥企业还任重而道远。

2,北方地区水泥需求持续下降。

冀东水泥所在的北方,东北和西北主要依靠国家基建投资,而华北的京津冀,北京和天津的城建已没有多大发展空间,河北受环保压制,也没有多大潜力。

近5年华北地区的水泥需求一直负增长,在雄安新区出来之前,是寄希望于京津冀协同发展,提出建设雄安新区后,又把希望寄托于雄安新区的拉动。

但冷静思考一下,雄安新区的体量,并不足以改变整个北方地区长期水泥需求的缓慢下降。

因此对冀东水泥的前景,个人保持中性看法。

不过冀东水泥若能完成区域内水泥企业的整合,提高产能利用率,还是能够成为一头现金奶牛的。

对这一目标,因为供给侧改革的实施和华北地区严峻的环保压力,以及冀东水泥的国企身份,个人保持乐观看法。

3,和业内标杆企业海螺水泥相比,冀东水泥财务费用、管理费用过高

下图为海螺水泥近年的三费。

下图为冀东水泥近年的三费。

可以看出,无论是营业收入还是净利润的占比,冀东水泥都要比海螺水泥高不少。

和其他水泥上市公司相比,冀东水泥资产负债率处在一个高水平。财务费用可以通过降低资产负债率快速降低,但管理费用的降低就难了。

即使停产损失计入管理费用,但秋冬季停产限产是17年秋才出台的政策,在这之前并没有。而冀东水泥的管理费用却一直居高不下,逐年递增。

这点希望在和金隅水泥重组后,能改善。

四,其他影响不大的因素

32.5标号水泥的取消与否

这个提议早在12年的时候就出来了。

不过支撑这一政策的理由却不怎么能站得住脚,个人看了一下,双方所说都有道理。

并且涉及到巨大的利益,水泥行业内人士对此一直有不同意见。所以直到今天,该政策并未执行。

因此这一条对冀东水泥以及其他水泥企业的影响,可以忽略。

水泥行业最严重的问题,仍然是产能过剩这一点。